第十二章  所罗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上二12~十一43;代下一~九

 

    所罗门与大卫的统治,有一个显著的对比,是因两位统治者不同的背景而形成的。大卫曾在旷野地带长成,牧养羊群,后来更经历逃亡生涯的艰辛;而所罗门只知宫中安逸舒适、豪华奢侈的生活。故此,大卫成为争战之君,积极勇往且有效率,甚至他本人也能率军胜敌。但所罗门则成为和平之君,乐于留守家园,并满足于持守他父亲所夺得的土地;大卫的官庭从未扩充过于当时政府所需求的,但所罗门却任意耗费,以迎合自己的喜好,结果所罗门需要更大量的岁收,为此他必须提高赋税;他也更多从事国外贸易,在这方面他显出擅长,并有显著的成功;大卫比较属于平民化的人,所罗门则是属于宫廷的人;尤为重要的,大卫持守对神活泼的信心,成为「合神心意的人」,而所罗门开始时虽有属灵的虔诚,却未能在神面前维持这种基本的关系,因而陷入罪途,最后受神的谴责。

 

第一节  被立为王

(王上二1246;三428;代下一117

 

一、巩固权势(王上二1246

    所罗门与大卫共同摄政的期间,所罗门与他的对手仍能水火相容;但大卫逝世后,情况便改变了。亚多尼雅是第一位激起涟漪的。他透过所罗门的母亲拔示巴,要求娶亚比煞(Abishag)为妻。她是貌美的书念少女,在大卫的晚年服侍他(王上一14)。所罗门立即予以拒绝,并将这位长兄杀死,因他认为这种请求,对他的统治是一种威胁。昔日的习俗定规,一个人的妾应该是其后嗣继承产业的一部份(王上二22;参考撒下十六21)。可能所罗门对他兄长之真正动机的怀疑是正确的,因为亚多尼雅自以为深得民心(王上二15),这是任何企图篡夺统治权的人必须具备的条件。

    除掉了敌对者亚多尼雅后,所罗门转移目标至亚多尼雅主要的支持者——亚比亚他和约押。他革免亚比亚他大祭司之职,放逐他回亚拿突(Anathoth)的家乡去(王上二2627),剩下撒督为唯一的大祭司,解决了大卫避而下谈的困窘问题。这种演变带给约押不祥的征兆,他只好奔往大卫为约柜所设的会幕内,「在祭坛的角旁」(注一),为自己寻求避难所。后来,所罗门遵照父亲的指示(王上二56)(注二),吩咐前任大卫的侍卫长比拿雅,将约押杀于祭坛旁,因为他拒绝离开祭坛(王上二2834)。因此,这人至终获得该得的报应了。他身为元帅之时,因嫉妒而刺杀押尼珥和亚玛撒二人,现今则为比拿雅所杀。比拿雅也是所罗门拣选以补元帅之空缺的。

    大卫也会吩咐所罗门取示每的性命,因为在押沙龙叛变,大卫逃离耶路撒冷的途中,示每曾咒骂他(王上二89)。起初所罗门禁止他离开耶路撒冷他自己的家园(注三),后来示每离开这城,追索两个逃跑的仆人时,便遭杀身之祸(王上二3646)。示每在大卫势力薄弱时便与他作对,所罗门心里明白示每必不会存友善的态度,因此所罗门除掉他,以进一步巩固自己的权势。如今所罗门的敌人已清除了,他就及时停止杀害更多的生命,以色列王国藉他的手牢牢地建立起来。

二、从神而来的应许(王上三428;代下一117

    事隔不久,所罗门获得神喜悦他的明证,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明证(王上三515)。事情是这样的,所罗门在昔日立祭坛的基遍(注四),可嘉地「献一千祭牲作燔祭」,以承认他渴慕神的祝福。基遍被选为这次献祭的场地,而非耶路撒冷大卫的帐幕,因为基遍的祭坛显然更大,更适合所门罗计划的盛大献祭(注五)。王仍在基遍的时候,夜间神在梦中向他显现(注六),允许他作一个要求,以表示神对他的喜悦,所罗门为此喜出望外,谦卑地祈求治理的智慧。神更进一步的奖赏他,不单应允他所求的,更应许额外赐他「富足与尊荣」,是当时代无人可比的。所罗门后期的生活,便描绘出神恩惠之言的兑现。所罗门因这些应许惊喜交集,除此以外,更确知他的敌对者已被除掉,也自他父亲继承了宽广富庶的国土,所以他的未来必是个愉快成功的统治。

 

第二节  所罗门的王国

 

一、防御措施

    所罗门统治的一个出众之处是,他完成了重要的防御措施。这正合他的心意,因为他只着重维持国家现存的境界而无意扩展。主要的防御措施是,坚固围绕以色列心脏地带的要邑(王上九1519)。这些重锁包括北端的夏琐、具有战略地位纵页南北隘口上的米吉多,米吉多是以斯德伦谷的入口、基色、伯和仑,以及防守来自西方非利土地袭击的巴拉(Baalath)、达莫(Tadmor)(注七)也列在其中。但若达莫就是帕米拉(Palmyra),一个位于大马色东北一百七十五哩的著名商业城市,则不可能成为内围的一个防御基地。然而它或许是一个外围的指挥站,及早提供东北劲敌行踪的消息。驻扎在内陆防御城的军队,成为一道保护的坚墙,以防御外来的袭击,并能行动迅速地扑灭内陆任何叛变的火苗。在耶路撒冷城内,所罗门建造「城墙」(注八)和「米罗」(Millo)(注九),以增强势力。

    另一个重大的防御措施是战车的运用。这是所罗门与大卫不同的地方(撒下八4)(注十)。迦南人历年来都使用这种武器,现今所罗门效法他们,聚集战车一千四百辆,骑兵一万二千人,并设置四千马匹容纳马匹(王上十26;代下九25)(注十一)。除上述的夏琐、基色和米吉多外(注十二),发掘物显示,在他纳和伊矶伦(注十三)也备有坚固的防御和屯车处。要在这些城邑安置足够的军事人员,和保有如此庞大的战车队,所罗门必须维持一支庞大的常备军,因而要求大量的粮饷和其他的供应。

二、所罗门的宫廷

    所罗门内阁的阵容较大术的庞大。除大术朝廷内的官员外,另列有两位主要人物:一位是亚撒利雅(Azariah),作「众吏长」(‘al hanmissabim),可能位于各区官员之上,另一位是撒布得(Zabud),担任领袖(如同总理一般)(‘al habbayith)。也有其馀次要的官员:十二位管理各区域的官吏(可能在刚提及的亚撒利雅手下,王上四728),更有五百五十位掌管服昔的督工(王上九23)。

    所罗门自己的家庭也是庞大的。假如大卫深受异国的影响拥有大量的女眷,所罗门则更甚。按最后的统计,他的妻子共达七百人,妃嫔三百(王上十一3),儿女的数目不详,但必定是相当可观的。这些人一切的食用取自朝廷,况且所罗门必定是奢侈款待,因此他饭食费用是惊人的。每天所需最少要三十歌珥(注十四)细面,六十歌珥粗面,肥牛十只,草场的牛二十只,羊一百只,另有其他的兽禽(王上四2223)。

三、经济来源

    建设营垒,维持一支常备军和供应奢侈豪华的宫廷,需要浩大的支出。所罗门的经济来源有四方面。

    1.税收:所罗门实行一种课税制度,并为此将国家划分为十二个区域(注十五)。各地区指派一位官员任税吏长。每区每年供应朝廷粮饷一个月(王上四728)。不单需要大麦和干粮喂养马匹,也需要预备宫廷中的食物。这种负担必定是难以忍受的,因此我们不难明白,后来罗波安登基时,百姓发出要求释放之呼声的原因(王上十二34)。

    2.徭役制度:所罗门实行一种征集劳工的制度。在古代世界中,强迫劳役是司空见惯的,但却极为人憎恶。大卫曾经利用外邦劳工,甚至在他统治的末期,内阁中设立一位掌管他们的大臣(撒下二十24),可见他极为依赖这项劳力来源。同样的,所罗门大量征用仍然留居国内的迦南人(王上九2122),但他也依赖征用以色列人(王上五13)。建造圣殿的时候,他差派三万人(每月一万人)上利巴嫩协助运送所需的香柏木。被征用的人在定规的时间内,义务为政府工作。

    3.外来的进贡与礼物:第三种收入的来源,并未加给以色列人任何重担。就是一些从外邦国家所受的贡物与礼物。没有详细记载数量,但却明说许多国家差派代表,带来银器、金器、上好的衣服、珍贵的香料和牲畜(王上2425)。圣经中以校长的篇幅描述示巴女王的造访(王上十113),带来的礼物,除了大量的香料和宝石外,还有一百二十他连得金子(注十六)。

    4.贸易:所罗门发展远涉重洋的贸易关系,因而带来可观的财富,其中一条贸易路线是经过红海直达南方。大卫南部的战绩既延伸至亚喀巴湾,因此,这条水路是通行无阻的。在腓尼基航海专家的胁助下,所罗门建造一队商船,装备船员后,自位于海湾尖端的以旬迦别出发(王上九2628;十111222)。船队远达俄裴(Ophir)(注十七),沿途必定在许多港口停泊,因为航程花了「三年」(注十八)的时间(王上十22)。船队带着以旬迦别附近所罗门扩场所产的铜(注十九),同来却满载着金、银、硬木材、宝石、象牙、和一些动物。

    为了充份供应铜,所罗门在以旬迦别建造了一座极佳的炼铜厂。这件事实虽然圣经未有记载,却经考古学家发掘而为人所知(注二十)。那炼铜厂被认为是昔日最大的厂之一,可能是所罗门建造船队同时并进的工程。位于死海与亚喀巴湾之间的亚拉巴谷,有大量的铜矿。

    所罗门也从事马匹与战车的贸易活动。他不但大量购买以满足自己的需要,更利用位于南北商路要冲的便利地位,成为买卖交易中心。主要是从埃及和奎(Kue,即基利家Cilicia)(注二一)输入,输出给赫人与亚兰人(王上十2829)。

 

第三节  外交关系

 

    所罗门既继承了广大的帝国版图,并且经营贸易事业,他自然广泛地介入国外事务。其中一个清楚的明证是他与外邦女子的联姻。通婚是与外国联盟的普遍印记。他的妻子有摩押人、亚扪人、以东人、西顿人和赫人(王上十一1),这说明了他会与这些民族缔结同盟。

一、与埃及联盟

    圣经直接明说所罗门与埃及联盟,以迎娶法老之女儿为印证(王上三1)。所罗门必定以此为重要的盟约,因为埃及是世界主要的强国。事实上,所罗门竟得蒙这个南方强邻如此刮目相看,显明他在当时的世界中,占有不可忽视的地位(注二二)。这是其中一个较早的联盟,因此,法老给予以色列的尊荣多半是看在大卫,而非所罗门的情面上。为了表示这个联盟对他的重要性,所罗门为这位埃及新娘建造一座特别的宫室(王上七8)。因这一次的联婚,所罗门也赚取了基色城(注二三)。法老先前曾夺取了基色,屠杀其中的居民,现今却转赠他的女儿——所罗门的妻为礼物(王上九16)。所罗门坚固基色,作为防御城。

二、与推罗联盟

    另一个重要的盟约是与腓尼基王希兰一世(Hiram I 九七八~九四四左右)订定的。所罗门的「西顿」(注二四)妻子(王上十一1)可能是这位君王的女儿。腓尼基人在十二世纪重建的推罗,现今已成为这个海上王国的京都,控制着亚柯湾(Bay of Acre)以北一百五十哩的地中海沿岸,腓尼基在地中海的四周拥有许多殖民地,而她与这些殖民地及其他国家的贸易往来是名闻遐迩的。所罗门对他的香柏木最感兴趣,甚至甘愿以麦子和纯良的油交易(王上五211),希兰曾供应大卫香柏木,作为建殿用,现今仍然乐意继续与所罗门交易。他也借所罗门一百二十他连得金子(王上九1014),说明虽然所罗门的财源丰富,但他的收入还不够他去做所有他想做的事业。二十年后,圣殿与其他建设皆大功合成,所罗门设法偿还希兰在香柏木与金子上的资助(可能是分期还款的最后一笔),因此馈送他二十座城邑,这些城邑也许位于腓尼基附近。然而希兰不满意这些城邑,显然因为它们是贫瘠的;他向所罗门表示不悦,并退还这些城邑(王上九1213;代下八2)。所罗门后来采取的偿还方式并未说明。至少这次事件并未妨碍两国之间的盟约,因为如前文所提及的,后来希兰投资所罗门在以旬迦别的航海贸易。这个合股的企业或许牵涉到所罗门债务的偿还,可能在一段时期内,希兰获得大部份的营利。

三、示巴女王的访问(王上十113;代下九112

    跻身于所罗门尊贵的国外来宾中,有一位是来自阿拉伯南端的示巴女王。这个国家大约是今日的也门(Yemen)(注二五)。所罗门的商船或许曾停泊在此地的港口。事实上,示巴女王长途跋涉的旅程(约一千二百哩),可能部份受她所预见的商业利益吸引,她认为与那位差派商船的主人个别面谈可以获得的。阿拉伯的西南部以经营香料和香闻名,这位女王可能深感她的骆驼商队的贸易路线,被所罗门的船队危害(注二六)。正如她所说,她来也为要一睹所罗门的风采,因为曾风闻他的财富与智慧(大概是船上的船员透露的)。她带给所罗门丰富的礼物——一百二十他连得金子。她在这豪华的宫廷所目睹的一切,给予她极深刻的印象。她如愿以偿(可能包括贸易合约)并获得厚馈后,心满意足的启程回国。值得注意的是列王纪上十章15节的记载,所罗门经商的部份收入,来自阿拉伯诸王的香料商。因此,无论所罗门与示巴女王互订什么条约,他仍在当地经商(注二七)。

 

第四节  建设活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王上五1~九9;代下二一七)

 

    除了坚固防御城,并建造世上优良的炼铜厂外,所罗门也在耶路撒冷建造数栋富丽堂皇的建筑物,其中最重要的是圣殿。

一、建造圣殿(王上五~六;七1551;代下二~四)

    正如前章所提及的,大卫有意建造圣殿,神却禁止他。然而他曾搜集各式各样的材料(代上廿二15;十四~十六)(注二八),并将神的灵所启示有关圣殿构造的蓝图,指示所罗门(代上廿八111219)。

    前文曾提及,所罗门与推罗王希兰签约,由希兰供应香柏木,所罗门则按月征集劳工一万,协助砍伐并输送木料。香柏木被认为是建造圣殿的上好木材(注二九)。希兰负责将木柱浮海运送至所罗门指定的巴勒斯坦港口。他也供应石匠,协助大量预备所需的石块(王上五18)。

    实际的兴建始于所罗门第四年春季(主前九六六年左右;王上六1),完成于七年后的秋天(王上六38)。位置是在摩利亚山(代下三1),也就是亚劳拿禾场,以前大卫时候瘟疫止住的地方(撒下廿四1625),很可能也是早年亚伯拉罕顺命献以撒的场所(创廿二2)。摩利亚山紧接着大卫城以北。

    圣殿本身的图样与会幕大同小异,只是体积加倍(注三十)。它长九十尺,宽三十尺,划分为相同的两部分:圣所与至圣所,按序各占全面积的三分之二和三分之一。它是用石块建成,镶上香柏木板,再镀上精金。至圣所安置约柜,施恩座及两个基路伯。其馀两个(注三一)基路伯是用橄榄木刻成,镀上精金,有十五尺高(王上六2328;代下三1013)。在圣所有香坛,或称「金坛」(王上七48;代下四19),十个精金灯台,一边各五个(王上七49;代下四8),并十张陈设饼的金桌子(王上七48;代下四8)。与会幕不同的地方就是在圣所前有殿廊,三十尺宽十尺深,殿廊前竖立两根铜柱,名叫雅斤(Jachin)和波阿斯(Boaz;王上七1521)(注三二)。

    沿着殿墙和殿的后方有旁屋,共三层高,作储藏室(王上六510)。围绕整座建筑物有内院,与围绕会幕的相同。其中有大铜坛,三十尺长,三十尺宽,十五尺高(代下四1);一座大洗濯盆,或称「铜海」,直径十五尺(王上七2326);十个小洗濯盆,排列殿的两旁,每旁各五个。内院及殿本身只限于祭司出入,但围绕内院的大院,则为百姓而设(代下四9)。

二、献殿礼(王上八19;代下五~七)

    如此富丽堂皇和意义深长的建筑物,需要适当的献殿仪式。所罗门首先将最为重要的约柜,自大卫所立的帐幕内,搬迁安置在至圣所。其他的设备可以重新制作,但约柜却不能。既然它是摩西时代,在西乃山所造成的约柜,曾在会幕中代表神的同在,在圣殿中仍然发挥这个功能。非常奇妙的,当它被安放在指定的位置时,耶和华荣光的「云彩」便充满圣殿(王上八111;代下五114),就正如在会幕中一样。后来,所罗门向会众发表简短的信息(王上八1221;代下六111),跟着献上相当长的奉献祷告(王上八2253;代下六1242)。祈祷完毕,火从天上神奇地下降,烧尽铜坛上的燔祭(代下七13)(注三三)。随后的七天庆宴中,所罗门继续不停地献祭,直至献完二万二千只牛和十二万只羊这庞大的总数为止(王上八6266;代下七411)(注三四)。继之而来的是,神第二次向所罗门显现,以表示他心中的喜悦,并再度应许赐福给他,只要他效法他父亲大卫,谨守进行神的诫命(王上九19;代下七1222)。

三、其他华丽的建筑物(王上七112

    所罗门还建造了数栋建筑物,可能位于圣殿的毗邻,在城中新兴的地区。其中有他居住的宫殿,它必是优雅精致的建筑,因为花了十二年才完成,甚至较圣殿多花六年的时间。另外有「利巴嫩林宫」,或许因为采用大量的香柏木作支柱而得名,部份房间可能作为军械库(王上十1617;赛廿二8)。第三是建造「有拄子的廊子」,可能是一种华丽夺目的通道建筑,林列着无数的柱子,连接着「利巴嫩林宫」和第四项建筑——审判厅。在这最后一项的建筑物中,所罗门可能坐在置于六层台阶上镀满精金的象牙宝座上施行审判(王上十1820)。然后是所罗门的宫殿,大概与审判厅毗连,以便进出。最后是为所罗门尊贵之妻子——法老的女儿所建的特别宫殿。圣殿首先兴建,随后是其他的建筑物,建造宫殿耗时十三年,因此,共花了二十年的时间(王上九10)。希兰显然自始至终从未间断地供应材料、劳工及金子。后来所罗门以二十座城邑作为部份的酬还,但如前述的,遭希兰王拒绝。

 

第五节  文学世纪

 

    大卫与所罗门的时代,常被称为以色列的「文学黄金时代」。大卫的艺术才能出类拔萃,所罗门也跟他一样,巧于写作。他们共同的趣旨则重于鼓舞他人发挥类似的天份。这是一个适于艺术表现的时期:乐观与富庶的时期,以色列挤身于世界列强的时期,民安财富以致有闲暇与反映之时间的时期,而尤为重要的是,这是一个强调真诚敬拜神的时期(注三五)。

一、历史文学

    这时期产生一些历史性的著作。大卫与所罗门皆拥有朝廷中的文士,从他们官式的记录中,记载了两位君王的统治史。先知拿单的记录概括大卫(代上廿九29)和所罗门的统治(代下九29)。与他同为先知的迦得只记载大卫的统治(代上廿九29)。列王纪上提供的所罗门的史料,似乎主要取材于「所罗门记」,此书作者不详(王上十一41)。先知亚希雅(Ahijah)与易多(Iddo)自所罗门后仍然存活,他们所写的历史提及所罗门的统治(代下九29)。

二、音乐与诗篇

    除历史外,另有音乐与诗篇的写作。大卫既期待圣殿竣工的日子,便具体地指导关于崇拜中的音乐。约四千利未人被指派为「歌唱的」,划分为二十四班,每次事奉为期一周(注三六)。更有乐器的演奏,如钹、琴和瑟(代上廿五16)。大卫也指派二百八十八位「歌唱的」组成诗班(代上廿五7)。大卫亲笔写诗七十三首,部份是为圣殿崇拜时用的。他特派亚萨(Asaph)为合唱赞美崇拜的主持人(代上十六45),他写有十二篇诗篇。可拉的后裔,似乎是利未人以外的特别诗班,有十篇诗篇归在他们的名下,他们或许是写作的人,或是演奏的人(参考代上六31及下文)。以探(Bthan)与希幔(Heman)各写一诗篇,他们的智慧曾与所罗门的互相比较(王上四31),所罗门则曾写作两篇诗篇。很明显的,圣殿竣工后,所罗门并未削弱音乐在崇拜中的地位,相反的,甚至更为强调(代下五1213;九ll)。

三、智慧与戏剧性文学

    第三方面,有智慧与戏剧性文学的写作。某些诗篇被列为智慧文学,但旧约中,最佳的代表作是箴言(Proverbs)与传道书(Eccle- siastes)。所罗门写作整卷的传道书和大部份的箴言(注王七)。约伯记也属于这类的文学体栽,但可能是较早期的作品(注三八)。所罗门也写雅歌(Song of Solomon),被列为半戏剧性的作品。总而言之,希伯来文圣经的第三都份,被称为「圣卷」的(writingsKethubim),大多产自这个文学的黄金时代。

 

第六节  灵性的退步与惩罚

(王上十一;代下九2931

 

一、退步(王上十一18

    所罗门是作王的适当人选。在他的统治下,国家保持强大与富庶,大致上,整个帝国维持原状。在大卫与所罗门二人的统治期间,百姓获得从未享受过的安逸与舒适;然而课税仍然不断上升,在所罗门统治的末期,导致了百姓的不满。

    然而在宗教方面,所罗门招惹神的厌恶。他曾有好的开始,耶和华曾应许他智慧、财富和尊荣,来表明他的赞许。但后来情况转变了,所罗门未能自始至终持守当初的信仰承诺。在献殿祷告中所表达的美好信心,已无影无踪了。当他经历这种灵性的败落时,他的国也深受其害了。

    这种可悲之演变的主要原因,是由于所罗门的国际事务及其所带来的结果对他的影响。他容许别国的思想与风俗影响他的决策与生活方式。这种情势的转变,特别是由于他与外邦女子联婚。这些婚姻关系原意是互惠联盟的例行印证,但对所罗门来说,其影响却远超于此;因为他的妃嫔「诱惑他的心,去随从别神」。圣经的记载说明,他的败坏到一个程度,他甚至为「摩押可憎的神基抹(Chemesh)」和「亚扪人可憎的神摩洛(Molech)」建造「邱坛」(bamah),显然对「所有外邦妻子」的假神也如此行(王上十一78)。

    所罗门统治期间,这个败坏何时暴露,我们不清楚。所罗门加冕后第十一年,圣殿竣工,他献上那伟大的讲道与祷告的时候,这败坏仍然深藏不露。我们可以推测,它是渐渐形成的,或许自他统治中期过后,他的外邦妻子以及与外邦接触的坏影响,有充份的时间产生侵蚀作用。然而,值得嘉许的,所罗门逝世之前,察觉事态严重,便回转归向神,正如他最后的遗著,传道书为他见证的。他总结说:「人所当尽的本份」是,「敬畏神,谨守他的诫命」(传十二13)。

二、惩罚(王上十一943

    所罗门在统治的初期,神对这样的败坏就已经提出警告了(王上三14;九49)。因此,神显明他的不悦,并预言他大部份的国土将移交别人统治,不是由他儿子统治。其次,在所罗门统治期间,有三方面的难题被视为从神而来的惩罚。

    1.耶罗波安(Jeroboam)(王上十一2640):首先是关于耶罗波安,他后来成为以色列北部国土的开国君王。耶罗波安显然是英明能干的人,他曾被派管理为所罗门建造米罗的劳工,这些劳工皆来自北部各支派。一天,在休假的时候,他邂逅先知亚希雅,亚希雅象征性地将新衣撕成十二片,给耶罗波安十片。其后解释说,十片衣裳象征以色列的十个支派,所罗门逝世后,耶罗波安将要治理他们。亚希雅说明这个责罚临到所罗门的原因,并且应许赐宏福给耶罗波安的统治,若他设法避免重蹈覆辙。所罗门偶而获悉亚希雅对耶罗波安的应许,或许是因为耶罗波安这位青年轻举妄动的缘故。所罗门立刻设法取耶罗波安的性命,与早年扫罗追杀大卫的方法略似,但正如当年的大卫一样,耶罗波安逃命了。在这次事件中,他直奔埃及,获得法老示撒(Shishakor Sheshonq I,九四○~九二○)的荫庇。所罗门逝世后,耶罗波安自埃及返回以色列,开始统治北部的十支派。

    2.以东的哈达(Hadad)(王上十一1422):第二个问题与以东人哈达有关。他的活动为了要削弱所罗门在帝国南部的管辖权。大卫统治期间,约押在以东大肆屠杀时,哈达是王室唯一的生还者(注三九)。他曾在埃及寻得避难所;正如后来耶罗波安所作的。当他获知大卫举约押皆告世后,便返回以东,可能成为以东地的领袖。此时的以东已成为所罗门辖下的一个省份。但,哈达是以色列的死敌,念念不忘约押的暴行,三番两次带给所罗门许多的烦扰,他或许未能实际地使以东脱离以色列的管辖,因为在所罗门的统治期间,以旬迦别的炼铜及航海事业并未中断,但,哈达确曾为此目标而不断努力,以致所罗门的利润遭受严重的损失。无可怀疑的,在所罗门的晚年,当神的恩宠越减少时,哈达的敌对势力便越扩大。

    3.大马色的利逊(Rezon)(王上十一2325):第三方面的困难与大马色的利逊有关,他的活动削弱了所罗门在帝国北郡的管辖权。利逊曾经是琐巴王哈大底谢的拥护者,大卫统治初期,曾战败琐巴王(撒下八39),利逊显然在那次战役中安全逃脱,后来组织自己的队伍,以达成他个人搅权的欲望。他主要的目标是大马色,结果他得心所愿,成为当地的统治者。从前的大马色,并未成为特别强大的势力中心,但,利逊却使它日渐强大。事实上他是能干的军事人材,并储备一支有效率的军队。他渐渐提高这个新中心的地位与影响力,因而给所罗门带来严重的扰害,但在所罗门统治期间,并无任何记载说明他能使大马色脱离省份的地位。其实所罗门乐于投资建设达莫(帕米拉,王上九18)的这件事实,与以上的说法有点不合,因为达莫较大马色更偏北。然而,这些建设措施,或许在所罗门统治初期就已开始建造了,当时利逊的威胁还未萌芽。到了所罗门统治的末期,他的确成为以色列严重的对抗力量,再度与神渐渐收回对所罗门的恩宠相吻合。可能在所罗门离世的时候,以东与大马色地的辖制权皆付诸东流了。

 

第七节  君王所罗门

 

    所罗门的统治是相当长的,为期四十年之久(九七○~九三一),与他的父亲大卫一样。这是一个富庶与安静的统治,也是一段有真正辉煌成就的时刻。因为广泛的建设、贸易和外交关系,以色列成为近东众所周知的国家。除此以外,艺术方面也有非凡的成就,特别是音乐与文学。再者,在新圣殿向神真诚的敬拜,开始了一种与摩西律法之规条相吻合的形式与尊严,这一切可以归功于所罗门。他成为以色列英明的统治者之一。

    然而,他若对神忠心到底,地位可能会更显赫。少有君王有更好的地位与前途。他继承了帝国;他有神特殊的应许,要赐他智慧、财富和尊荣。所有扩展、巩固国家以成为一个帝国的艰辛工作,都由大卫承担了,美好的根基既已奠定,展在眼前的,又是引人入胜的机会,所罗门唯一的任务,是继承父亲的努力,便能目睹最优异的成就了。当时世界的列强,也并未足以给他利害的威胁。以色列在各国的关系中,可能列身非常重要的地位,但所罗门未能达到神的标准,他没有至终忠于神的旨意与方法。因此以色列辉煌的潜力不能完全实现;反而在所罗门的晚年,以色列的国际地位渐趋下降。事实上他离世以前,竟获知只有少部份的国土遗留给他儿子。在他离世的时候,他必定深深懊悔自己没有忠实到底,正如神在他统治的初期所指示的。

 

注释:

 

  一:约押是根据出埃及记廿一章1314节而采取行动,但他脑海中显然只想到他目前所牵涉的篡位阴谋而已。而大卫要求所罗门取他的性命,却是基于他过去杀了押尼珥(撒下三27及下文)和亚玛撒(撒下廿8及下文),这些谋杀事件,已经是在祭坛所能保证的安全范围以外的。

  二:我们难以评估大卫对约押的态度。因为大卫既屡次被约押激怒,为何他不及早刑罚约押。其中一个理由是因为约押实在是能干。而且自乌利亚事件后,大卫因为他曾合作,将这位勇士调配到危险的阵地,所以大卫也非常困窘。所以他吩咐所罗门杀戮约押,对他来说是执行刑罚的一个简便办法。

  三:示每被描述为扫罗家的人(撒下十六5),他显然急于拥护并恢复先前的朝代。所罗门禁止他出耶路撒冷,目的为要控制他所策动的任何叛乱。

  四:可能自扫罗肆杀挪伯祭司的悲剧后(撒上廿二1819),会幕迁离了挪伯(参考第十章,二八四页,注五四)。

  五:可能这是列王纪上三章4节「极大的邱坛」这句话语的含意。那地的祭坛可能是极大的铜坛,也是神所定规的,成七尺半的正方形,高四尺半(出二七18)。大卫的祭坛可能较小。

  六:是一种梦中的异象,当时所罗门头脑清醒有知觉,而且能够合理地回答问题。

  七:列王纪上九章18节「达莫」的原写是“Tamar”,但这并非最理想的拼写,历代志上八章4节「达莫」的拼写是“Tadmor”。若两处经文并非指同一地点,在死海以南的确有一个「达莫」(Tamar),这是南部一个理想的防御据点。

  八:从列王纪上十一章27节,我们知道大卫的城墙在某处仍然有一个破口(Perets)。大概所罗门着手堵塞破口,并在城内加建城墙围绕圣殿,或许城墙也围绕他的宫殿(王上三1)。

  九:大卫时代米罗已存在(撒下五9),所罗门显然也增建。后来希西家唯恐亚述入侵(代下卅二5),所以更大大扩充。确实的形状不详,但显然与防御有关,或许是一座塔楼或堡垒。参考J SimonsJerusalem in the Old TestamentLeidenEJBrill1952),一一六~一一七页;一三一~一四四页。

  十:参考第十一章,二九四~二九五页,大卫毁坏敌人的战车,却不据为己有。因为他在山区地带进行争战,而所罗门的防御城大部份位于平原地带,可以运用到战车。

注十一:列王纪上四章26节的数字四万可能是抄写的错误,历代志下九章25节记载的数字是四千;事实上,一千四百辆战车大约只需要四千匹马,不是四万匹。

注十二:在米吉多发现的马匹可容四百五十只马匹。然而最近Yadin怀疑这些马匹是否属于所罗门时期,他认为更可能是属于亚哈的。参考“New Light on Solomons Megiddo,”BA231960),六二~六八页。

注十三:参考AlbrightAP 一二四~一二五页。关于夏琐,参考第五章,九四~九五页。

注十四:歌珥或贺梅珥(容量相等)是最大的容量,大约相等于五八·一加仑液量,或六又四分一蒲式耳(bushek)干量;参考R.B.Y. Scott,“Weights and Measures of the Bible,”BA221959),二二~四○页。

注十五:分区不是完全按照旧有的支派界线,这并不表示所罗门故意破坏先前各支派内部的团结,他只是按国内的生产能量划分区域,为要使各区平均肩负重担。但百姓的心里必有所警觉,因为原定的界限已不被保存。

注十六:一他连得约三十公斤,六十六磅多。若按现在金子的市价,一盎斯(金衡制)三十五元美金,一他连得约值二万七千八百美元;一百二十他连得值三百三十三万六千美元。

注十七:俄裴的位置不详。学者曾提议四个地方:位阿拉伯的西南部,或阿拉伯的东南部,或索马利兰(Somaliland,译者注:位非洲东部),或印度的苏帕拉(Supara)。旅程所花费的长时间支持最后的说法,而且所有进口的货品都来自印度,当时也早已有远行印度的贸易往来,但Al-bright支持第三种说法:参考ARI一三三~一三五页。

注十八:「三年」指第二年整年,并至少第一年和第三年的部份时间。

注十九:所罗门的船只称为「他施」船(Tarshish)(王上十22),「他施」的意思是精炼厂,因此船队的名称说明它是运送精炼东西的;参考UngerAOT,二二五~二二六页;AlbrightBASOR83(十月,1941),二一页。   

注二十:N.Glueck19381940)所发现的;参考The Other Side of the JordanNew HavenAmerican Schools of Oriental Re-search1940),五○~八八页。

注二一:列王纪上十章38节的希伯来文字miqweh(英王钦定本翻作「麻线」),最适当是指着小亚细亚的国家奎,因此应翻作「从奎带来的」。马匹较晚的时候才输入埃及,虽然在所罗门时代,他们已有多馀的可以出口了。小亚细亚以骏马著名。埃及拥有坚固的战车,显然是自许克所斯(译者注:主前十七世纪入侵埃及之亚洲的一族,通称牧羊王,可能是阿拉伯人或赫人)输入的。有关的讨论,参考AlbrightARI一三五~一三六页。

注二二:在某一段时期,埃及的法圭甚至不乐意将他们的女儿许配尊贵的巴比伦王,或美坦尼王,但当时,埃及的国际地位已经衰落了,这次联盟的法老可能是第二十一朝代的最后一位君王。

注二三:列王纪上九章16节说,当时法老王焚烧基色,然而考古学还未证实基色曾否遭受火规。某些学者认为是抄本年代已久而发生抄录的错误,应该是「基拉」(Gezar)才对,同时大卫已经战胜非利士人,所以可能当时基色已落在以色列的手中。参考AlbrighiARI,二一三页及下文。

注二四:西顿人是西顿的主要居民,但这名词通常用来称呼腓尼基人。推罗和西顿是腓尼基两个主要的城邑,但西顿历史较悠久。当时推罗已较为显要,并且成为王的居住地。参考列王纪上十六章31节。

注二五:关于示巴居住地,参考AlbrightARI,一三二~一三五页。W.PhilipsQataban and ShebaNew York:HarcourtBrace and Co.1955),描述今日在也门的发现。

注二六:关于示巴的贸易,参考Albright,见前。

注二七:James Kelso在伯特利发现一个南阿拉伯的泥印章:年代大约属于所罗门王的时期,可见通商贸易确已存在。印章面积约三寸乘匹寸,可能是用作封印货物的。参考G.W.VanBeek and A.Jamme,“An lnscribed South Arabian Clay Stamp from Bethel”,BASOR 151(十月,1958),九~十六页。

注二八:大卫所累积的金银有十万他连得金子,一百万他连得银子。若以三十五美元一盎斯计(参考本章,三三二页,注一六),单单金子总值二十七亿八千万美元。

注二九:Lagash的统治者Gudea(主前二一○○年左右)早已从这地获得香柏木了。埃及人Wenamon长途跋涉到利巴嫩为埃及搜集香柏木(主前一一○○年左右),参考BartonAB 第四四九页及下文,第四五五页。

注三十:这个图型与一九三六年,北叙利亚Tell Tainat出土之庙的构造相仿。最近在夏琐发掘的一座庙宇也非常相似;参考YadinBA221959),第三页及下文。

注三一:既然施恩座的两个基路伯是从一块金子锤出来的(出廿五1819),这两个大的基路伯显然是外添的。

注三二:这些柱子似乎只是为装饰用,圣经描述它们「立在殿前」(代下三17)。每根各三十四尺高,包括柱顶上的「木球」(Gulloth)。它们的名字雅斤和波阿斯可能是形容它们话语的首字。雅斤与「耶和华要建立(Yakin)他的宝座直到永远」这句谚语相吻合;波阿斯则与「王靠耶和华的力量(Boaz)欢欣」吻合。关于这两个句子,参考AlbrightARI,一四四~一四八页。

注三三:参考第七章,一五七~一五八页,讨论与会幕有关的神奇火焰。从神而来的其他特别的火焰记载在士师记六章21节,列王纪上十八章38节,和历代志上廿一章26节。

注三四:当然所罗门并非亲自献上这些祭牲,而是与身旁无数的祭司与利未人一起,并且要为着这个特别的日子暂时可能要多加设祭坛,才得以在七天之内,献上圣经所报导的牺牲的数目。

注三五:在大卫的统治期间,和所罗门一半或一半以上的统治年限中,真正的崇拜从未中断。

注三六:参考第十一章,三○○页。

注三七:所罗门自己有超人的智慧,因此自然发掘栽培有这种素质的人。他说箴言三千句,作诗一千零五首;所包括的主题有树木、牛膝草、走兽、飞禽、爬虫类及鱼类(王上四3233)。箴言一至廿四章直接归于所罗门(箴一1;十1),廿五至廿九章也是,虽然圣经说是希西家的人所编辑的。只有卅至卅一章是亚古珥(Agur)和利慕伊勒(Lemuel)写的。

注三八:若写于所罗门时代,它的历史背景的准确性便发生问题(因为对话的内容非常详尽),可能出于约伯自己的手笔。

注三九:参考第十一章,三一二页,注三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