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     

 

    虽然以色列国开始于出埃及时,但若述其历史,必从亚伯拉罕(Abraham)说起(注一)。惟当以色列迁出埃及边境时,才拥有别国承认其为国家的幅员和地位。但在这之前,它已有一段历史,从定居埃及上溯至以前族长时代的祖先,就是亚伯拉罕和雅各(Jacob)。雅各生下十二支派的首领,而亚伯拉罕则承受了神给他关乎其独特后裔的应许。

 

第一节  资料来源

 

    以色列历史的资料来源主要得自旧约。由于资料丰富,其历史之记述,可比其邻邦的历史更详细。事实上,其有利的条件,远胜过那时大国之上,因其他国家的历史,虽藉考古研究可知其详情,但其文学记载,都不如旧约。这本无价之书,写下以色列祖先的背景;在埃及异域的成长;按支派开始于应许之地区生活;各支派联合为一王朝,其名称,其统治期间之长短,及列王的主要活动;神因其罪而加诸其国的惩罚;被掳至东方国家;以及许多被掳的人民归回原地和归回后的经历。这其间不仅包含历史,也有律法、哲学、论述和讲章,我们不但可获知这民族所做的事,亦可知道他们的思想、言行,不仅可熟悉他们的活动,亦可了解这个民族本身。

    虽然旧约的主要目的,不是为了历史,它却提供了丰富的历史资料。旧约不是一部纯粹的历史书。其目的是描述神的旨意,如何为罪人预备,并给予救赎。自从代表人类的始祖亚当(Adam)在伊甸园(Garden  of Eden)犯罪之日起,人就需要这种救赎。旧约是神记载他自己,如何特别藉以色列民族预备并成全救赎,这救赎在耶稣基督身上达到最高峰的表现。旧约的叙述便是这段历史。因此,与这种救赎预备有直接关系的历史,就包括在里面,没有直接关系的,通常就省略了。因此,正如刚才提到的,旧约中在许多方面的历史资料相当完全,但它也省略了一些其他纯历史书所会包括的材料。

    还好其他的资料来源,有助于弥补这些省略,而提供一般的背景,那就是考古学的研究。许多年来考古学者,殷勤地在圣地工作:已结出果实。这工作正继续进行,且每一季均有进展且收获不少。考古学者所贡献的资料,有极大的价值,我们将常使用它们。

 

第二节  以色列的重要性

 

    以色列在基督教时代以前是小国,但其历史对世界有重要的影响力。无可讳言,没有任何国家的历史,可与其影响力相比。神藉着摩西(Moses)所颁布的律法,是神所宣告的,适合于以色列幅员与情况的公正律法。他们所持守的基本法则,自那时起印成为立法者的指标。以色列先知中,有当时最伟大的思想家和作家。虽然其他地方也可找到类似他们作品的东西,譬如在埃及易朴卫(Ipu-wer)(注二),或尼弗洛呼(Neferrohu)(注三)的文章,在米所波人米(Mesopotamia)马里(Mari)的「先知」与其国王之书信(注四),或亚述国(Assyria)的亚尔伯拉神论(Oracles  of  Arbella)(注五);但是就以色列辉煌的著作所代表的种类,变化和力量来说,却是没有其他任何作品可以相与抗衡的。以色列的智慧文学,更以哲理表现出这个独一无二的民族,与上帝、世界和众生的关系。在此有对白、戏剧、诗篇和格言,对感情、意志和思想,均具吸引力。至今在智慧文学和先知书里面,有关社会公义以及委身于神的人生之崇高地位,这些信息在历史上的意义永存不变。

    旧约永远的价值,以宗教和道德性为主,也不可忽略其在艺术上的成果。它包含当时最优异的文学作品。事实上,如约伯记(Job)、诗篇(Psalms)和以赛亚书(Isaiah)中光彩夺目的篇章,在任何时代来说,都是杰作。自古至今,他们不但启发各处的作家,就连音乐家、画家、雕刻家和其他各流的艺术家,也受这些书卷的激励。世界上有不可胜数的优美音乐、绘画和雕刻,以旧约记载为主题,多少著作以其故事为蓝本。基督教在这世界上所占的那一份势力,自罗马帝国时代开始,就具有压倒性,而形成这种举世无双的态势,旧约的影响是难以估计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三节  以色列战略性的位置

    以色列战略性的位置,也是促成其重要性的另一原因。西沿地中海(Mediterranean),东临阿拉伯沙漠(Arabian  desert),其狭长六十英哩地带,是南北驼商交通必经之地。南方的埃及,赖尼罗河(Nile  River)为生,在旧约时代,一直是世界强国。每年泛滥一次的尼罗河,灌溉干涸的沙漠,也带来可以生长庄稼的沃土,更提供人民和商业一条便利的交通要道。埃及因尼罗河而繁荣,亦因此扩展贸易范围至北方诸国。

    以色列的北边,是通称的肥腴月湾(Fertile  Crescent),这地区也赖河川之利为生(注六),特别是幼发拉底河(Euphrates)和底格里斯河(Tigris)。两河都发源于亚美尼亚山脉(Armenian),在某一处相距四五○英哩而分流,都各沿其道向东南流,越流越近,而在波斯湾(Persian  Gulf)附近合流入海(注七)。较短的底格里斯河,坡度较大,前后两个亚述国都城亚述(Assur)和尼尼微(Nineveh)位于其岸,而靠此河为生。幼发拉底河流速较缓,在不同时代,是巴比伦(Babylonians)、亚述国、亚美尼亚(Armenians)、美坦尼(Mitanni)西行的旅行要道。这些国家都盼与南方繁荣的埃及通商。他们的驼商队沿河西行,与北方迦南(Northern  Canaan),甚至更北的亚拿陀利亚(Anatolia)汇合,再经过常用的旅行路线,沿漫长的以色列向南而行。

 

第四节  巴勒斯坦(Palestine)的地理

 

    「巴勒斯坦」这名字。(注1),来自「非利士」(Philistia),意思是「非利士人之地」。非利士原来只包括这地的西南部分,是非利士人居住之地。但这名字,稍加改变,而用于称以色列全地。

    巴勒斯坦不是一个大国。位于东地中海之南岸,南北长一五○哩,东西宽六○哩。有天然界限三面包围着,东边是叙利亚阿拉伯(Syhan-Arabian)的浩瀚沙漠,南边是像沙漠一样的南地(Negeb),西边是广大的地中海。仅在北边有与它类似的可耕之地,这里在大部分旧约时代有两个国家,是沿地中海的腓尼基(Phoenician)和内地的亚兰大马士革(AramDamascus)。腓尼基成为海上的领导势力,其商业利益以色列分享到一些,因为这两国多半维持和平。另一方面,亚兰大马士革是穷国,因其国境内,多半是广阔的沙漠地,而且,显然为了提高自己的地位,常与以色列国有战争。

一、约但河各地(The  Jordan  rift

    巴勒斯坦地形上最大的特点,是地面上的裂缝,形成约但河谷,这道裂口,平均是一○哩宽,沿约但河而下,标高是从黑门山脚(Mt. Hermon)附近约三○○尺一直到死海(Dea  Sea)低于海平面下一二○○尺之深,为世界最低之处,河谷两旁是坡地,常有特别陡峭之处,亦形成尖锐的山岩。

    约但河是由四条支流(注九)形成,在几乎干涸的呼勒湖(Lake  Huleh)(注十)正北岸汇合,湖面是海平面以上二一○尺。向南流一○哩处,约但河消失于加利利海(Sea  of  Galilee),此海有一三哩长,七哩宽,在海平面以下六三○尺。甜美的湖水,经常是蓝色的,鱼产丰富如往昔圣经时代,以其突然的风浪闻名,将一平如镜的湖面,掀起白浪滔天。约但河谷地,自加利利海至死海约七○哩。约但河水顺此迂回流下,平均九○至一○○尺宽,三至一○尺深。但洪水季节亦漫出两岸,流宽增至一哩。近几年来由于扩展的灌溉系统,减少了相当的河水流量(注十一)。

    死海是世界上最特殊的水。浓厚的化学成份(注十二)赋予它很大的浮力,但足以致死所有的水中生物。从其中抽出的钾硷,是今日以色列收入的来源之一。死海约四七哩长,六至九哩宽,其上半部有三分之二是深至一、二○○尺。这两都分由利珊半岛(Lisan)隔开,这个靴形半岛自东岸伸出,其顶端仅隔西岸约二·五哩。这一水之隔几世纪以来,由一浅水带连接。

    死海之南,有条谷地称为亚拉巴(Arabah)(注十三),延伸约一一○哩,到亚喀巴海湾(Gulf  of  Aqabah),而止于西边的南地山脉和东边的旧以东(Old  Edom)之高峰。这条狭长的沟谷,除偶而有雨点之外,干燥而酷热。在所罗门(solomon)之后,因其蕴藏纯良铜矿,具有特别经济价值。所罗门开发这些矿区,而建造优良的熔炉,来提炼矿砂。那时他利用附近亚喀巴海湾之港日以拉他

 

Elath),由此运输矿砂到南方诸国。

二、外约但(Transjordon

    在约但河谷的东边,是外约但。这是起伏的高原,历来以畜牧价值闻名,农耕极少,因春秋雨季有热风(siroccos)吹过,而冬天严寒的沙漠风又横扫无阻。但山脊延着约但河而增高,挡住并冷却空气,因此带来不少雨量。这些水主要经四条主支河道流入约但河:雅姆克(Yarmuk)正位于加利利海的下边;雅博河(Jabbok)约在加利利海和死海间的中心点;亚嫩河(Arnon)直接流入死海;和撒烈溪(Zered)位于死海极南端。

    雅姆克之北是巴珊(Bashan),这块肥沃的高原,多年来是以色列和亚兰大马士革侵占和争夺的对象。基列(Gilead)是从巴珊以南扩展到摩押(Moab),这地区由雅博河切为两半,其南北两都份高度均达三、○○○尺以上。古时候优美的森林盖满许多斜坡。摩押在基列之南,这地有时是指位于撒烈溪和亚嫩河之间的地,但多半也包括北边几乎与死海北端同纬度之地。亚嫩河之北,该地平均高度在二、○○○至二、四○○尺之间,但其南则为上升至四、○○○尺以上之高峰。以东从撒烈溪南岸伸展出来,是一条狭长的地带,主要以亚拉巴之东的山脊为界限,即西珥山(MtSeir),是「毛山」的意思。这些山是由红色的努比亚(Nubian)砂石所形成,高度超过五、○○○尺以上。世界上最特殊的古城之一彼特拉(Petra)位于此山区,是从崖壁上建凿出来的城市,只能由一条狭长的通道进入,称细克(Sik)。

三、中央山脉

    在约但西边,有一排通称为巴勒斯坦本土的脊骨,这是由三块连续山区所组成。北边山区是加利利,在中山区与北山区之间有广阔的以斯德伦谷地(Esdraelon  Valley),这各地在圣经时代是沃野,且其沃今胜于昔。上加利利(Upper  Galilee)高度超过海拔三、○○○尺,而下加利利(Lower Galilee)达二、○○○尺,其山峰被各地更敞阔地分割,适于农耕。中间山区,以前称以法莲山(Mount  Ephraim),以后称撒玛利亚(Samaria)。「以法莲」这名称来自以法莲支派,他们占据此地南半部。这块山区,北部不若南部之高,亦为更多各地分割。这有两座特别重要的山,以巴路山(Ebal)和基利心山(Gerizim)其间有一个重要的城,就是示剑(Shechem)。至于南部山区是犹太(Judea)。虽然斜坡很陡,但在整个圣经时代,藉着梯田原理,而有妥善的农耕。然而向着死海这方面,其斜坡是干旱不毛之地,而形成犹太沙漠。除了隐基底(En-gedi)绿洲及较不重要的可居地之外,这片荒漠绝少长住居民。就在这附近的死海,发现了价值连城的死海古卷。

四、海洋区域

    在巴勒斯坦本土山地和地中海之间,有一条海岸平原。海岸线以明显的流动沙的为界,但在其附近的内地,却是合适的可耕地。海岸平原在一处被切断,是迦密山脊(Carmel)它形成了直到地中海的突出崎岖地,其纬度约与加利利海相等。在这山脊之北,有美好的以斯德伦谷地,向东、向西有角度的延伸着,向南到现在的特拉维夫(Tel Aviv),是美丽的沙仑平原(Sharon  Plain),今日已零星点缀着果园。在沙仑之下方,是非利士人长期统治的一块美地。地中海风自此开始向西横扫,而扩大了平原区。此地也是以厚冲积土壤为主,所以农作物生长极佳。雨量向南渐少,但仍然足够迦萨(Gaza)之农业。旧迦萨会是这地区重要的大城,稍北的亚实基伦(Ashkelon)是主要港口。「士非拉」(Shephelah)这名字,是指使于海岸平原和中央山地之间,逐渐陇起的土地,亦适于农耕。

    虽然整个巴勒斯坦之西边为地中海,但它却从未像一般人所想像的那样,影响巴勒斯坦的生活,主要是因为缺乏天然海港。海岸笔直,因此只在亚实基伦、约帕(Joppa)、多珥(Dor)和亚柯(Acco)有一些船只,但也是很有限的。以色列人也做点打鱼和买卖,他们多半倚靠北方的腓尼基人,因为那有好的海港,如推罗(Tyre)、西顿(Sidon)和比布罗斯(Byblos)。

五、气候

    巴勒斯坦位于亚热带地区,适产柑橘类水果,如橘子、柠檬、葡萄等。一年有几次雨季,湿季自十一月至四月。早雨落于十一月,冬天的大雨在十二月,一月和二月下,自三月到四月初雨量则渐次减少。当雨季停的时候,热带沙漠风就开始吹,使土壤很快就干了,必须再等六个月后,才再下雨。植物速成褐色。雨量随地区而改变,沿海地区和北都高地最多雨。许多小溪只在下雨时,才有流水。惟有较大的河流,才能四季不枯,例如雅姆克、雅博河、亚嫩河、撒烈溪和雅鲁河(Jalud),全部流入约旦河谷地,以及亚尔公河(Yarkon),自特拉维夫流入地中海,但连这些河的水位,在干季也甚低落。

第五节  历史分期

 

    以色列史可分七个时期:第一是族长时期,从亚伯拉罕到雅各的第十二个儿子——各支派的首领;第二是埃及时期,包括自雅各的后代进入埃及,到出埃及;第三是旷野漂流和征服巴勒斯坦;第四是士师时期,当时各支派,因共有对上帝的信仰、祖先的遗产及在示罗地(Shiloh)的中央会幕,而联合一体,却又散居各处,分别生存;第五是联合王国时期,从扫罗王到所罗门王;第六是王国分裂时期,直到主前七二二年撒玛利亚城陷而结束以色列王国,及主前五八六年耶路撒冷陷,而结束犹大王国;第七是被掳及被掳后的时期,直到主前第四世纪末。

 

 

 

注释:

 

一:自由派学学者谈到以色列史,普通都是从出埃及记开始,只粗略地提到族长时代。例如:M. Noth,NHIB. Anderson  Understanding the Old Testament Englewood Cliffs,N.J.Prentice-HallInc.,1957)。

二:大部分学者定其年代为主前二千年左右,就是在强大的第十二王朝兴起之前。他站在王面前,公开指责王,指出社会的缺点,建议改进。参考J. Breasted,The Dawn of ConscienceNew York:Chas.Sctibners Sons,1935),一九七~一九八页;文章内容,参考ANET四四一~四四四页。

三:年代也大约在主前两千年。他预言当时政权会衰败,并指出下一个政权的名字。参考Breasted,见前;以及ANET,四四四~四四六页。最近Van  SetersThe Hyksos,1966,一○三页)把易扑卫(Ipuwer)和尼弗洛呼(Nefer-rohu)的年代都定在第十三王朝。

四:文章内容和讨论,参见A.Lods,“Untablette inedite  deMariinteressante pour Ihistoire  ancienne  du  prophe- tisma Semitique,Studies in Old Testament Prophecy,ed.H. H. RowleyEdinburgh:T.T. Clark1950,一○三~一一○页。

五:A.Guillaume  Prophecy  and  Divination  Among  the  Hebrews and  Other Semites  London  Hodder    Stoughton1938),四二~四三页,可找到和希伯来的预言类似的东西,如以下之神论:「如希伯来先知一样,女祭司代表伊施他尔神(Ishtar),用第一人称说话。经常命令『不必害怕』,还应许给予帮助,除灭王的仇敌,确定女神的伟大,都隐含希伯来的预言在内。」

六:反映出这地名是希腊人取的;米所波大米的意思就是「河与河之间的地」

七:一般认为它们在亚伯拉罕的时代,分别流入波斯湾。但是它们所带的大量泥沙,淤积波斯湾沿岸,致使当时的海岸线与目前的海岸线,相距一百哩以上,这两条河目前就在这冲积地带合流入海。

八:有关地理方面的佳作,参考Y.Aharoni LB,三~五七页。

九:此四支流是The  Bareighitthe Hasbanythe  Leddan,and the  Banias。,它们的长度不等,大约自五又二分之一至二十四哩长。

十:开直、挖深约旦河的工作在一九五七年完成,使得呼勒湖和附近沼泽地区的水枯干,因此重获一大片肥沃的耕地。

注十一:约旦和以色列都取水,特别约旦从雅姆克河未流入约旦河之上游取水;以色列则直接从加利利海取水。

注十二:浓度是百分二十五,成分包括盐、钾、镁、钙、气化物、溴化物。

注十三:这地名现在只限于指各地的南部。但圣经中用这字,包括远至北方的加利利海。(参考申三17;书三15;撒下二29)。